储值上限不得超过三万块,这让东区贵妇怎幺办?

2020-06-18
[导读 ] 本篇我们将藉由比较同受金融监督管理委员会(下称「金管会」)主管的电子票证发行机构与电子支付机构,进一步探讨二者储值金额上限的规範合理性。首先,我们来看看立法者对于电子票证发行机构及电子支付机构设定储值……

储值上限不得超过三万块,这让东区贵妇怎幺办?

本篇我们将藉由比较同受金融监督管理委员会(下称「金管会」)主管的电子票证发行机构与电子支付机构,进一步探讨二者储值金额上限的规範合理性。

首先,我们来看看立法者对于电子票证发行机构及电子支付机构设定储值金额上限之理由为何:

储值上限不得超过三万块,这让东区贵妇怎幺办?

由上表可知,立法者设定储值金额上限,主要是着眼于电子票证及电子支付皆应用于「小额消费」,故无需使业者收受过多资金。但在目前网路交易频繁的现况下,此上限似乎过低,就此部分,我们倒是可以参考大陆目前最火红的支付宝的「分级管理」作法:依不同银行、区分不同条件,设定不同的储值上限。

例如:使用储蓄卡办理充值,以中国工商银行为例,若办理电子银行口令卡,但未无开通短信认证者,单笔充值限额是人民币 500 元,每日充值限额则是人民币 1000 元;若有办理电子银行口令卡,且开通短信认证者,则单笔充值限额是人民币 2000 元,每日充值限额则是人民币 5000 元。

上述作法既可兼顾使用者使用第三方支付服务的便利性,亦可兼顾主管机关管制的合理性,否则若使使用者需频繁地办理储值,将造成使用上的不便、降低大众使用第三方支付服务的意愿,进而影响第三方支付在台湾的发展。

再者,设定储值上限的基本逻辑应是:交易风险较高者,立法者应设定较低的储值上限金额,交易风险较低者,立法者应容许较高的储值上限金额,始属合理。以电子票证为例,目前金管会已核准发行的电子票证,均仅可在实体通路交易,而涉及实体通路之线下交易,使用者的交易风险主要应在于遗失卡片、凭证等债据,相较于电子支付可用于网路之线上交易及实体通路之线下交易,交易风险除使用电子支付的「装置」(如:手机)遗失、被盗等「实体风险」外,尚包括如使用者帐号或密码遭骇客冒用或窜改等「虚拟」的资安风险,前者之交易风险似乎低于后者,但立法者却仅给予电子票证新台币 1 万元的储值上限,应有检讨之余地。

除电子票证外,台湾第三方支付服务相较于美国及大陆,尚处于起步阶段,为达电子支付机构管理条例草案说明所揭示之「鼓励业者积极创新与发展新型态支付服务,满足民众利用便捷电子支付方式之需求」立法目的,亦可适度提高电子支付之储值金额上限。

(图片来源:Jon Åslund,CC Licensed)


上一篇: 下一篇: